返回首頁

登陸 | 注冊   呼啦論壇   舊版回顧

未成年人保護法大修 擬明確國家監護制度

發表時間:2019-10-23 10:58:58    來源:南方都市報

  10月2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未成年人保護法(修訂草案)》提交第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四次會議審議。

  記者經過梳理發現,此次未成年人保護法堪稱大修,新增網絡保護和政府保護兩章,條文從72條新增至130條。

  值得關注的是,修訂草案特別就未成年人的監護責任做出相應的規定。其中,家庭保護專章中細化家庭監護職責,首次具體列舉監護應該做的行為和禁止行為。特別新增政府保護專章,明確規定父母或其他監護人不能履行監護責任的由國家臨時監護或長期監護。在司法保護專章中則新增規定,侵害未成年人權益的可由司法機關中止或撤銷其監護人資格。

  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與研究中心主任佟麗華告訴記者,這次草案修改涉及到20多個條款跟監護相關,“針對家庭教育、國家監護,以及司法對家庭監護的司法保障,這次未保法草案都作出了具體規定。基本構建起了未成年人監護制度的基本框架,是這次立法的一個重點,也是一個亮點。”佟麗華說。

  “政府保護”專章

  對國家監護制度作出詳細規定

  未成年人保護法修訂草案對未成年人的國家監護制度進一步明確,事實孤兒、監護人侵害未成年人權益等問題有望得到解決。

  與現行未成年人保護法相比,草案增設“政府保護”專章,對國家監護制度作出詳細規定。修訂草案提出,國務院和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應當建立未成年人保護工作協調機制,統籌、協調、督促、指導有關部門做好未成年人保護工作。

  草案擬確立國家親權責任,明確在未成年人的監護人不能履行監護職責時,由國家承擔監護職責。對于符合法定情形的未成年人,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代表國家進行監護。各級民政部門承擔臨時或者長期監護職責,教育、衛生健康、公安等部門應當根據各自職責予以配合。

  修訂草案規定,監護人不履行或者因故不能履行監護職責,且短期內無法指定或者不適合委托其他人代為照護導致未成年人無人照料的;遭受監護人嚴重侵害需要被緊急帶離等情形的未成年人,應當由國家對其進行臨時監護。臨時監護期限一般不超過一年。臨時監護期滿后仍無法查明或者確定監護人的,由國家進行長期監護。

  此外,草案還針對農村留守兒童等群體的監護缺失問題,完善了委托照護制度;細化中止和撤銷監護人資格制度,并對刑事案件中未成年被害人的保護措施等內容作出進一步規定。

  擬首次明確家庭監護

  出現困境國家監護制度補足

  記者發現,在草案的政府保護專章中專門增加了國家臨時監護和長期監護這一規定。

  據草案第86條,對于監護人不履行或者因故不能履行監護職責,且短時間內無法指定或者不適合委托其他人代為照護導致未成年人無人照料等情況的應由國家對其進行臨時監護。

  據草案第87條,父母死亡、失蹤且無其他依法具有監護資格的人的;父母無監護能力且無其他依法具有監護資格的人等情況的應該由國家進行長期監護。佟麗華表示,這次草案修改涉及到20多個條款跟監護相關,最關鍵的是明確了家庭監護和國家監護的關系以及銜接。

  中國政法大學副教授苑寧寧也告訴南都,從實踐來看,家庭監護最有利于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長。但家庭監護經常面臨一些困境,比如父母監護能力不足,監護意識欠缺,監護方式不當等。“根據憲法規定,當家庭監護出現問題的時候,國家有義務和責任進行監護,這時候就需要國家監護制度。”

  苑寧寧指出,現行的草案對于國家監護有一定的邏輯層次,首先,國家應對家庭監護進行監督,監督父母或其他監護人是否正確全面履行了監護職責。其次,國家有支持家庭監護的義務,當家庭監護面臨困境的時候,國家應當為父母或其他監護人提供家庭教育、親職教育,培養他們的監護水平和監護能力。

  細化家庭監護責任

  明確列舉監護禁止行為

  南都記者發現,現行的未保法在家庭保護專章中規定了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應當對未成年人履行監護職責和撫養義務,禁止對未成年人實施家庭暴力,虐待,遺棄等行為,對于未成年人吸煙,酗酒,流浪,沉迷網絡等行為則規定預防和制止。對比草案,各項規定相對模糊和寬泛。此次修訂草案則細化了家庭監護職責,具體列舉監護應該做的行為和禁止行為。據草案第14條規定,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應當履行的監護職責包括為未成年人提供生活照顧,關注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教育、引導未成年人以及對未成年人進行安全教育等。草案第15條則明確規定,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不得虐待、遺棄、暴力傷害未成年人;不得放任未成年人實施違法犯罪行為;不得放任未成年人吸煙、酗酒、流浪、失學、輟學、沉迷網絡等。

  佟麗華認為,這是這次立法的一個非常大的變化,“原來未成年人保護法說監護人的職責是什么,對于需要做什么、不能做什么缺乏具體的規定。這次未保法對此作出了具體的規定,顯然更具備可操作性。”

  苑寧寧告訴南都,此次修法,基本構建了以家庭監護為主,以國家監護為輔和兜底的完整的未成年人監護體系,具體列舉家庭監護職責的內容和禁止行為,對于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是否全面履行了監護職責有著非常明確的指向意義,也更加有利于在實踐當中識別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是否就監護職責履行到位。

  擬首次明確性侵虐待未成年人

  將被撤銷監護資格

  記者關注到,在草案的司法保護專章中也對家庭監護責任做出了相關規定:對于不履行監護職責或嚴重侵害被監護的未成年人合法權益的,由司法機關中止或撤銷其監護人資格。據草案第99條,怠于履行監護職責導致未成年人處于危困狀態的;教唆、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違法犯罪的;脅迫、誘騙、利用未成年人乞討的;具有以上情形之一且經教育不改正的,人民法院將中止其監護人資格,由國家進行臨時監護。據草案第101條,性侵害、出賣、遺棄、長期虐待、嚴重暴力傷害未成年人的;中止的監護人資格被恢復后,再次出現符合中止監護人資格情形的將由人民法院撤銷其監護人資格。

  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與研究中心研究員張雪梅告訴南都,過去,針對困境兒童必須得嚴重到撤銷監護人資格的程度,司法才有規定。這次草案中增加了監護人中止制度,能夠更有效應對實踐中如服刑人員無法履行監護責任的問題,以更好的保障困境兒童的權益。“這說明家庭監護這方面的司法干預措施多樣化了,也進一步明確了國家監護兜底的問題。”張雪梅說。

  佟麗華則建議,不論是父母侵害孩子權益,比如虐待,還是不履行監護責任,都要加大追責的力度。從立法和法律執行的方向的角度來說,就是要加大對家庭職責的監督力度。他舉例,留守兒童的父母雖然外出打工但不能不履行監護責任,仍要對孩子的日常教育和管理問題做出安排。

  苑寧寧則認為,無論是中止還是撤銷監護人資格,都有著非常嚴格的限定條件。在實踐當中,應當予以從嚴掌握,必須在符合特定的法定情形下,而且在符合最有利于未成年人利益的原則下才能夠使用。(記者 韓曉丹

編輯:向真    

推薦閱讀 »


18选7开奖结果走势图